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闻异事 > 正文

八三一“军中乐园”——台湾的军妓制度

台湾国民党当局设立“军中特约茶室”的背景原因说法纷歧,军中乐园就是军中的妓女户,是因应现实需要而设置,亦普称“军中特约茶室”。1949年,国民党军数十万人撤退到台湾,随行亦有大批公务员,其中绝大部份都是单身汉,大批军队撤退到台湾,带来一些“人性”的问题。这些

台湾国民党当局设立“军中特约茶室”的背景原因说法纷歧,军中乐园就是军中的妓女户,是因应现实需要而设置,亦普称“军中特约茶室”。1949年,国民党军数十万人撤退到台湾,随行亦有大批公务员,其中绝大部份都是单身汉,大批军队撤退到台湾,带来一些“人性”的问题。这些孤身来台举目亲且性欲正旺盛的男人们,苦闷无法排遣,忍受不了时,就骚扰良家妇女或嫖土娼,不是造成军民不和,就是性病严重泛滥,民以食为天,相同的,民也以色为地,吃饱了不找女人,两脚走在地上都是不踏实,「性」成为一项和吃饭一样严重的问题。

“军中乐园”制度,1950年开始成立,随后十余年内,随部队驻扎需要,或在营区内,或在营区附近,随驻设立;同步地,也随部对驻地更换或移动、或取消。1952年1月,台湾军方公布《勘乱时期陆海空军军人暂调条例》,严格规定在训或现役军人结婚的限制,对于庞大的性苦闷的军人强力约束,使其情欲不能循正常婚姻途径疏解,也只好到军中乐园发泄。更何况,以当年菲薄的薪饷,一般中下层官兵,也养不起一个家庭,因此,谈恋爱或说媒相亲来结婚,是一条艰辛之路。所以,军中乐园仍只定位在解决军士官兵的性欲问题上。

军中乐园为历久不衰的,以外岛为最,这是因为外岛女人少,军事任务又频繁,官兵人多需求量大,所以“需要”支持“供应”,乐园一直十分兴盛。而本岛则以中南部民风闭塞,求偶不易而较为“茂盛”;北部则曾有某王姓大亨曾试图一搏,大赚军民皮肉钱,没想到民众要求太高,被迫关门儿改行做舞厅去了。以金、马外岛的某处军中乐园为例,可见一斑。

这座乐园建于山坡险峻的半山腰,“半山腰”恰符合“八三一”的谐音。远望是一长方形的深宅大院,颇有阳明山上豪华别墅的那么一点味道,四周绿树勃发,门口一簇簇玫瑰,仿江南草长,群莺乱飞的景象。进门客厅供奉福德正神,香火袅袅,厅堂正墙上,挂满妓女的玉照,并编上号码,左右后两排小房间是“接待室”。

墙上除挂着《娱乐规则》,要求官兵一律遵守外,大抵最令人发噱的是对联的“趣味”。像这一副对联,右联是“大丈夫效命疆场”,左联是“小女子献身国家”,横批“服务三军”。接待室每人一间,房首装有编号之绿灯,灯亮表示正在接客,房门必定紧闭,而内有怪异声音,反之则无。

小小的洞房内,大抵是一张双人大床,夏铺草席,冬铺被褥;床头有两只枕头,旁有小衣柜,茶几,上堆零星用品,墙上贴着中外明星照片、海报。屋内小灯红暗,一般说来,屋内灯亮则外面房首灯也亮,灯光不想太亮者,取其昏红之下,小姐起来较漂亮、气氛也相对比较迷人。老鸨或龟公在门口收钱,也有在头尾两端以便看管妓女,并有一间小小保健室,以便急需。金门“八三一”分布在小径、深坑、阳宅、庵前、东林等地,其中庵门前是总部,人数也较多。至于最前线的大二担、东西碇等,没有固定的乐园,只好定期派遣妓女“出任务”,事后再回台湾。乐园比较大而有规模者,分军官部、士官部、及战士部,设备、收费不同,当然,女服务生的水准、年龄、姿色亦大不相同;甚至有专供将、校级军官专用者,称为“高级班”,当然,其消费水平又不一样了。本岛的陈设亦大同小异,好坏则视部队大小而定。以高雄某基地为例,进门是弹子房,供消费士兵打弹子,抽烟等候,以免无聊。

分享至:

奇闻异事相关